Loading....
 
 
伊尔泽·克劳福德( ilse Crawford)-室内设计师、产品设计师、创意工作者
 
 

伊尔泽·克劳福德( ilse Crawford)
1962 年,出生于英国伦敦。
1984 年,毕业于伦敦贝德福德学院 (今天的伦敦
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 历史系。
1989 年,成为英国版 《家居廊》
(《EllE Decoration》) 的创刊编辑,并在杂志社
工作九年。
1998 年,开始担任唐娜· 卡伦家居线 (Donna
Karen Home) 副主席。
2003 年,设计纽约SOHO 私人会所,一夜成名。
同年,在伦敦成立同名工作室。
室内设计师、产品设计师、创意工作者。
曾任施华洛水晶宫项目的创意总监;执教于荷
兰埃因霍恩设计学院 (Design Academy
Eindhoven),参与策划了学院在米兰设计周上
的展览——问题 (Question)。

  展览作品   生活速写   限量出售   更多分享  

伊尔泽· 克劳福德 (Ilse Crawford)出生在一个典型的伦敦家庭里。父亲是加拿大人,在《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担任经济版编辑,母亲则是位美丽的丹麦籍艺术家和钢琴家。谈起儿时,她会说自己小学时唯一学会的两件事就是“打架和自立”,但你看到她少女时代的照片后便会放下心来——她不是假小子,她和美丽的母亲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怎奈红颜命薄,伊尔泽18 岁时,母亲便病逝了,让长女伊尔泽还没过完青春期就成了“家长”,开始担负起家庭责任——照顾16 岁的弟弟和年仅11 岁的三胞胎妹妹。原本要进入约克大学的伊尔泽,因此转读了离家更近的贝德福德学院 (Bedford College,今日的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Royal Holloway)。也许是这个缘故,伊尔泽日后所做的事情从未远离过“家”这个概念。继承了父母所长的伊尔泽,自然而然的喜欢上了《vogue》杂志。大学毕业后,她进入英国版 《家居廊EllE Decoration》工作了近十年;并统领过整个唐娜· 卡伦家居线(Donna Karen Home);当终于发觉自己的设计天赋,一不小心就横跨了室内、家具、产品等设计领域;她还执教于荷兰埃因霍恩设计学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对一个时髦有品位的“家”所应有的所有琐琐碎碎的美,她也都爱不释手,并写了两本书表明心迹,第二本书的封面上更是直接印上了 《家,心之所在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的书名...

伦敦· 素年锦时伊尔泽对已去世母亲的依恋显而易见,至今她都小心翼翼地完好地保存着母亲的每一张小照片,还满怀感情地画
母亲大学时的样子。带着这份思恋,伊尔丝大学毕业了。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建筑公司,随后在 《建筑师期刊Architects' Journal》做助理编辑。之后,她有机会进入英国室内设计杂志《家居世界The World of Interiors》。就是在这里, 在1989 年,伊尔泽被委任为《家居廊》英国版的创刊编辑,据她自己说,那是由于自己 “年轻和薪水少”。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伦敦,王尔德的“丑闻”还尚未平反,英国人的保守同样体现在室内设计领域。虽然维多利亚女王1901 年就已去世,但“念旧”的人们仿佛仍对她难以释怀,室内设计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就等同于家具,并且最好是复古的。当时,新创刊的英国版 《家居廊》仍处在较早创刊的法国版的“督导”之下,伊尔泽每次的稿子都要交由法国版四五十岁的“德高望重”的上级编辑们一审再审。这种种的“陈旧”令伊尔泽郁闷不已,她曾提议“杂志在拍照时可以有人在里面,而不应只是拍摄单调、死板的样板间”,这个现在的通常操作在当年却显得那样的 “非主流”。这个时期,伊尔丝非常推崇更时髦的当代室内设计风格,她的标志性的 “情感”设计哲学也逐渐形成。这些理念,都详尽体现在她1997 年出版的第一本书《The SensualHome 享乐之家》里。比如,她希望杂志介绍更现代的室
内设计风格而不是一味的永远崇尚 “红皮沙发”。在此书中,她还表示:家是一种“质感”的存在,从听觉、视觉、触觉、味觉、嗅觉都应让主人尽兴,就如同布歇那幅 《秋千》里描绘的年轻贵族小姐踢出粉色蕾丝鞋子时,那种让人私下里极度心满意足的感受。最终,年轻的伊尔丝和杂志社里 “德高望重”的法国老上司们亲切地说再见。她的下一站 —— 唐娜·卡伦( DonnaKaren),纽约。

纽约· 幸运之城
1998 年,伊尔泽飞赴纽约。在那里,唐娜· 卡伦家居线(Donna Karen Home) 的副主席的位子等着她。伊尔泽在唐娜· 卡伦只停留了两年的时间,但却发生了三件很重要的事。她开始直接涉足室内设计领域;并开始执教于荷兰埃因霍恩设计学院;还有,她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奥斯卡· 佩纳 (Oscar Pena)是一位哥伦比亚裔的设计师。1996 年便开始执教于埃因霍恩设计学院,他在还没有见过伊尔泽的时候就极力推荐她到本学院指教。1999年,两人终于相识于埃因霍恩。起初,伊尔泽认为对方太
“不复杂”而觉得无趣,但最后还是被奥斯卡的 “务实”迷住了,并坦诚自己是两人中比较 “不靠谱”的一位。离开唐娜· 卡伦后,她曾回英国创办过一本名为 《Bare》的美容、家居杂志,但只持续了一年时间。当她还没来得及收拾好或有或无的落寞之时,纽约就再一次传来了热烈的邀约。2003 年,之前从未有过酒店或私人会所室内设计经验的伊尔泽受邀为纽约SOHO 的私人会所(SOHO House,New York)做室内设计。 “我想要它成为一个性感的地方”,伊尔泽说。SOHO 私人会所是一座仅拥有24 间套
房的顶级俱乐部,伊尔泽分别为每个房间进行了完全不同风格的设计,让简约的浴缸和裸露的木梁对话,让粗糙的红砖墙在天鹅绒窗帘下若隐若现。还记得 《欲望都市》里萨曼莎和她的第N 个男人在一家俱乐部天台的露天泳池边赤裸相对的那一幕吗?没错!就是这里。同年,她在伦敦成立了自己的同名工作室。很快,伊尔泽接二连三地开始为一些低调又迷人的小型度假别墅
和小酒店做室内设计。例如巴宾顿别墅(BabingtonHouse),位于克拉兹的巴赫温泉旅店(KranzbachSpa Hotel)等。伊尔丝的贡献在于,她采用了更当代更时髦的家具来打点每个房间,把 “城市感”融入传统的简朴,让度假的客人也能回味些城里的家的味道。伊尔泽曾公开表示她很喜欢乡村度假小酒店这个想法,很温暖、很本土、很家。但她也同时表示永远不要试图把酒店的房间设计成家一样,不自然也没有必要,每个“家”都应有专属于自己的气质。有一次,伊尔泽和设计师好友迈克尔· 阿纳斯塔西亚德斯(Michael Anastassiades)一起进餐,席间她突然觉得“应该设计几款不一样的杯子来鼓励人享受喝酒的快感”,于是便为迈克尔的同名公司设计了一组香槟杯和水杯。严肃地讲,这意味着伊尔泽开始转战产品设计领域。但对于她,那就是一组杯子,可以让她在家里蜷着喝红酒时更有情趣的杯子。甚至她开始设计家具的时候,理由也再简单不过——她发现总是很难找到适合她室内设计风格的“温和又富有当代感”的家具。她继承了母亲骨子里的北欧做派:喜欢使用木料而非金属,线条没有一丝多余。

家· 心之所在
2005 年,伊尔泽的第二本书 《家,心之所在》出版,观点依然,也依然关注家的每一个细节,从选窗帘到选红酒。在序言中伊尔泽写到 “我们想要家时髦,但我们更想在家中能做自己。”她是喜欢把家和工作室放在一起的设计师,她会和员工们在同一张桌子上工作、吃饭、聊天。她一直秉承一种亲切的充满情感的工作方式,同时这也是她的设计哲学。“我们都是自然的一部分,永远不能从中逃离。尝试如何让环境与人无间地结合,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通过触觉、味觉、声音、视觉等等。这些都是“情感”最根本的基础,它们影响着人对环境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在剧场看表演会比在电影院看电影要有力量得多。她非常注重室内设计中“人”的因素,根据人的情感诉求来决定设计的风格。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曾经评价她说“伊尔泽· 克劳福德的设计从没有一种既定的风格,但是有一种既定的情感因素——一种很感性的扎根于环境本身的情感。简单来说,就像她自己描述她最喜欢的度假胜地哥伦比亚的喀塔赫纳(Cartagena)一样——‘简直是活的’”。最近,伊尔丝正忙于香港226 街和布达佩斯的一幢她喜欢并擅长的小型度假别墅设计。再过两年,伊尔泽就50岁了。按照中国人的说法,五十岁是知天命的年纪。只是,伊尔丝也许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认可自己设计师的身份,她曾说她只是迷恋讲故事,只是沉迷于一种氛围和一种审美,因此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为了每天都能吃到各种新鲜的蔬菜和食物,她与丈夫奥斯卡把家安在伦敦最有名的博罗市场(Borough Market)附近。“我的家更像是一个有浴室和厨房的图书馆,我嫁给了一个热爱美食的、并坚持我们应该住在博罗市场附近的男人”,伊尔泽幸福的露齿而笑:“他做饭”。回顾伊尔泽的历程,从一个历史系的毕业生,到杂志编辑、时尚品牌高管、大学导师、再到自由设计师、创意总监,她的每一步的确都是在为一个完美而充满情感的 “家”而不断尝试。只不过,她每次的动作都太成功,仅此而已。

DISCUSS Categories:Free Artist  
100%上海设计展
  

   © SURFACE Worldwid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 Company details * Contact * Cooperate * Privacy